百万年薪没了!一场“饭局”直接毁了整个金融


ʱ䣺2019-09-16

  股市行情不好吃瓜群众数量庞大,金融圈的娱乐新闻迅速赚足了眼球。公开资料显示,马军为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廖蕾为方正证券通讯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和学长刘元丰亲近耳语的廖蕾,由于其90后清华学霸、兔子君等标签成为舆论的焦点。

  对此,方正证券表示,对涉事的马军、廖蕾立即停职并启动专项调查,取消其团队参选新财富的资格。

  9月2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披露,共有30家券商联名退出参加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以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

  监管层紧跟着表态,中国证券业协会在声明中说:“对相关证券公司主动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的做法表示支持并予以点赞。”除此以外,还反复强调了证券分析师与相关投票方都应当加强廉洁自律。最后,新财富杂志发表声明称,由于突发原因,决定暂停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

  长期以来,关于新财富拉票的负面新闻一直没断过,例如光大证券曾组织了一场内衣泳装秀进行拉票,中金也曾在黄浦江上组织豪华游艇酒会,此次方正证券饭局视频则像是导火索,引爆了舆论对于新财富拉票行为的全民讨论。

  “新财富拼的不是研究,而是服务。”一位券商分析师向《财经》记者坦言,“新财富已经成了名利场。每到新财富投票前期,两个月都没时间静下心来做研究,全部精力都要放到服务客户上去”。

  其实,2017年的新财富评选规则中就明确提出,参评分析师等不得进行与证券研究工作无关的拜票、催票等行为。如果不良行为被举报,该分析师将永久不得参与评选,同时取消所在机构当年团队奖项成绩。

  本月初,中国证券业协会向众券商下发《关于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有关评选活动管理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就分析师参加评选提出了八项要求,其中包括不得进行利益输送、不得拉票、不得“晒牛股”等。但巨大的利益诉求导致今年新财富投票首日即出现券商拉票的乱象。

  小金查阅大量的资料后发现,职称论文范文核心期刊投稿圱 中国石油大学 科技。新财富评选背后,涉及的利益链条主要有两条:一是获奖研究员可以藉此升职加薪,或被其他机构高薪挖走;另一个则是获奖券商可以借此获得更多公募基金的青睐,从而有望拿到更多的分仓佣金。

  所谓的券商分仓佣金,是指券商通过为基金等机构提供承销或行业、公司研究等服务后,从相关机构获得的佣金。

  券商作为卖方机构,其主要服务机构为公募基金,通过为公募基金出具投研报告等服务获得佣金收入。公募基金的分仓佣金也是券商分仓佣金收入的主要来源。

  与此同时,券商具有多少在新财富评选中获奖的分析师和团队,亦被公募基金等买方机构尤为重视。

  最近几年,券商从公募基金方面获得的分仓佣金规模相当可观,平均每年收入约有百亿元左右。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4年-2017年,券商每年从公募基金方面获得的分仓佣金收入分别为53.88亿元、123.34亿元、74.45亿元和72.49亿元。

  与其他业务相比,这几年券商分仓佣金收入相对平稳。自2015年市场大幅震荡调整以后,A股市场持续低迷,券商经纪业务和自营业务方面收入一度直线下降,整个券商行业几乎都陷入裁员减薪风潮中。在此背景下,收入相对稳定的分仓佣金,成为了各家券商争抢的宝地。

  2018年上半年,A股市场极度低迷,沪指连续创下年度新低,上述收入变化也变得更为明显。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券商在公募基金方面获得的分仓佣金收入为36.91亿元,去年同期为33.49亿元,同比逆势增长10%。与此同时,券商一度倚重的经纪业务则继续下滑,自营业务表现更差。根据券商8月末披露的半年报统计,上半年上市券商自营业务收入同比下滑21.1%,经纪业务收入同比下滑4.5%。

  将分仓佣金收入和券商其他主要业务收入对比可知,该项收入在股市低迷的大环境下逆势上升,难能可贵。

  由于受到市场影响较小,券商们每年对百亿分仓佣金激烈角逐。尤其是部分中小券商,在经纪业务等方面难与大型券商一较高下,因此对分仓佣金收入格外重视,这部分收入方面,一些中小券商已经大有赶超大型券商之势。

  以2018年上半年为例,在96家为公募基金提供服务的券商中,长江证券一举拔得头筹,以2.16亿元的分仓佣金收入力压券商龙头中信证券。广发证券和招商证券等也位居其后。

  一些中小券商如财通证券、太平洋、大同证券、西部证券、国盛证券、万和证券、东方财富证券等等,其上半年分仓收入同比增长均超过100%。而中信证券、申万宏源证券、广发证券等知名大型券商,在该业务上的收入增长则较小,均在20%以下。以投研实力著称的中金公司,其分仓佣金收入为1.35亿元,增幅仅有20%,排在前十名之外。

  长江证券总裁刘元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公司不仅高价吸引明星分析师,还践行平台化运作,搭建平台实现“1+1>2”的内生式发展之路,从而令团队形成合力之后有更大成效、执行更有效率。

  不可否认的是,新财富评选中的明星分析师依然是各家争抢的对象。凭借明星分析师团队等竞争力,一些中小券商在激烈的角逐中胜出,在券商分仓佣金中分取一杯羹。

  公开资料显示,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开始于2003年,每年一期,目前已经成功举办15期,暂停评选尚属首次。

  多位投研届大咖都曾经获得过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称号,许小年是第一届新财富评选的最佳宏观分析师,高善文曾经五次获得新财富宏观经济最佳分析师第一名。

  2012年,高善文曾撰文对新财富评选活动作出评价,他撰文表示,对于新财富早期的分析师评选活动,曾有网络评论称其为“一帮傻子选了一群骗子”,他认为这一评价“可说是尖酸刻薄,极尽嘲讽之能事”。

  9年时间,新财富评选“迅速发展为中国卖方研究业务的评价标准,成为卖方分析师考核和定价的重要标杆”,对此高善文称“新财富排名活动产生重要和广泛影响力的根源,在于其结果相对客观公正,在于其比较准确地反映了买方客户和市场的评价与看法。”

  公开资料显示,新财富评选的主体《新财富》杂志由广东省新闻出版局信息中心和全景网络有限公司主管主办的财经月刊。天眼查显示,上述二者的持股比例分别为40%、60%。

  一位媒体从业人士认为,《新财富》杂志的发展兼具美国《财富》和《福布斯》的办刊策略,《新财富》以权威排名的形式积累了较大的行业影响力。新财富官网显示,其旗下评选的栏目有新财富最佳上市公司评选、最佳投顾评选、最佳分析师评选、最佳董秘评选、500富人榜、最模式评选等。

  记者自新财富官网获悉,此次最佳分析师评选论坛的参会票价为1.03万元,记者拨打了官网上负责票务的客服电话,未能接通,截至发稿时,新财富退票渠道尚未公布。

  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在业内影响巨大,按照评判规则,共有来自近1000家机构的4000余位投资者获得投票权。

  近1000家投票机构中,包括: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国新投资有限公司、全部100余家公募基金、全部20余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100余家保险公司、80余家银行、近80家证券公司资产管理部/自营业务部、近300家私募基金、20余家信托公司、40余家财务公司/大型集团资产管理公司、80余家QFII/海外投机机构等,投票人管理的资产规模合计超70万亿元。

  由于各家券商机构将新财富评选作为考核指标,券商投研机构选拔人才时也往往以是否上榜为主要参考指标,这使得上榜新财富成为普通投研人员“跃龙门”的一步。

  对于卖方分析师来说,能够在新财富评选中上榜,意味着个人声誉,薪酬待遇都会获得巨大提升。

  罗杰(化名)2014年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毕业,加入一家大型券商的研究所,年收入在20万左右。罗杰称,“如果想要跳槽到好单位,首先需要上过新财富或者水晶球,一旦上了这两个奖项,身价就飞涨,百万起步。”

  两年前,市场谣传新财富身价,不计年终奖和其他提成收入,新财富第一名的基本薪资是每年500万元,第二名300万-400万元,第三名100万-200万元,前五在100万元左右。

  为了争夺奖项,卖方分析师“拉票”、“催票”现象屡见不鲜。比如,占据wind的大屏广告,书法拉票和美女图片拉票。“比较得体的是去各家机构路演拉票,给别人讲下研究成果。私下据说不少人有买票的情况。”一位券商行业的分析师称。

  2016年,新财富“娱乐化”拉票的行为进入高潮,兴业证券计算机团队推出了“二级市场首部励志温情巨制微电影《我的霸道女神》”,以微电影的形式,讲述了一个投资者因为采纳兴业证券荐股而被女老板青睐的故事。

  此外,海通证券周期团队改编了一首《海通周期之歌》,歌词唱道:“咱们周期有力量……周期暖男功力强……拼尽了洪荒之力,陪伴在你的身旁,新财富第一是前进的方向。”

  除了上述明面的“娱乐化”宣传,私下里卖方向买方发红包,送早餐的事情在投研行业中也广为流传。

  某券商一年轻研究员吐糟:“在买方楼下天天等着送早餐、送下午茶、送回家……都是前辈们干的事好么?我都直接陪通宵了……别误会,我是说陪通宵打游戏。”“咱还陪着上B站,帮着她偶像跟网友开撕!但撕人我们理科男不在行啊……你说公司拉票费用就那么点儿,我们不另想招行么?”

  上海某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从分析师个人来说,比较担心的一点是降薪和裁员。因为研究所在券商的部门架构中是一个成本比较高的部门,很多券商都是以参加新财富评选作为一种营销手段,如果新财富没有了,那么研究所的这种营销功能就会弱化,可能公司就不会再对研究所投入那么多了。那么分析师可能就会面临降薪,再严重的话可能还会裁员。

  他认为,对于券商来说,新财富其实可以看作是一种对券商和分析师的定价机制,类似于高考,如果没有这个评选,每个人的成绩是多少没有一个直观的比较。如果新财富评选没了,那这个定价机制就没有了。

  新财富评选现在可能含金量没那么高了,因为有些研究所研究能力不怎么样,主要是服务能力比较好,比如说安排上市公司路演等等。有一部分券商比较看重新财富排名,另一部分不是很看重,在考核中派点的比重更高。以后可能更加看重派点。

  一家券商的业务人员认为:“参评新财富对宣传没什么好处,人力成本还提高了。肥了研究员个人,评上了说跳槽就跳槽,跟公司没有半毛钱关系。评选的时候红包不知道发了多少,评上后可能就都赚回来了。”

  也有大型券商人士表示,公司从去年开始就不发力新财富了,个人愿意参与的,公司不限制。

  北京某大型券商分析师认为,“对普通分析师来说没有太多影响,该搬砖搬砖,大家现在在讨论以后的评价体系是什么。”

  对于评价体系的问题,申万宏源前任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认为,无论卖方还是买方,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也是评价一个研究员是否合格的基准。一是研究(研究是基础,是使用价值);二是沟通(价值实现的渠道,除非研究员兼基金经理,这一环节对于价值实现至关重要);三是交易(这是价值,是落脚点,只有转化为交易,研究才有价值)。研究员的贡献就是投资转化率,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都要致力于做好的研究好的沟通提升价值转化率,这样才能提升自己的价值。

  新财富的未来何去何从未知,但卖方研究的江湖仍在,巨大的买方研究的需求和市场也在,多年形成的行业惯性也在,如何在新的时代里,趋利避害,找到研究行业健康、理性的发展之路,找到科学、公平的行业评价标准是这个行业未来的重要课题。

  兴业研究固收分析师徐寒飞感慨,2018年超预期因素层出不穷,分析师们埋头研究影响股价、利率、房地产的因素,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大的“黑天鹅”原来是分析师自己的职业生涯,关键时刻,命运总喜欢黑色幽默一下。

  兴业研究固收分析师徐寒飞感慨,2018年超预期因素层出不穷,分析师们埋头研究影响股价、利率、房地产的因素,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大的“黑天鹅”原来是分析师自己的职业生涯,关键时刻,命运总喜欢黑色幽默一下。

  “今年曝出的‘饭桌事件’,对证券业的声誉是极大的损害,这时候券商公司宣布退出新财富评选,也是考虑到声誉的维护”。一位今年离开分析师行业的市场人士表示,本来新财富的目的在于给卖方一个价值尺度,通过评优来激励卖方做更好的研究,同时也逐渐成为卖方跳槽身价的一个重要评价标准。所以到后来为了提升身价,新财富就慢慢变味了,成了“名利场”,为了进前三乃至第一,卖方无所不用其极,原来设立的意义也就慢慢淡化了。

  那么对于每一个金融分析师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情,让不是靠着真才实学的人从行业消失,让有真心想靠着金融行业为企业做事情的人留下,只有这样才是最金融行业最大的照顾,对于个人来说也是一样!